一个人的武林

On 2014/10/31, in 生活琐碎, 电影生活, by jorn

这个电影在最后才描清楚拍摄的目的,整个情节调用的情景并不多,很多客串的演员,友情演出的也非常的多。当然, 我喜欢的明星也很多, 哈哈……

主演一,甄子丹,表现的很出色,特别是那打斗的动作也非常的到位,但武术的表现形式有点过了。过的地方却又不失真实的社会情景,让人觉得恰到好处。

特别是从一开始使用的截拳技时, 让人联想是否继续使用咏春,却在后续的动作当中换成了类似情义八卦拳,后续又不大像,反正我不是专业人士, 哈哈,感觉就是像了。

主演二,王宝强,眼神表现的很到位,演技应该是进步了不少了。毕竟在香港混了这么久了,本身又是行武出身。已经不再是第一次跟甄子丹合作了,想必俩人的合作已经是很熟悉了,此剧应该是为他们后续的其他电影练动作用的,以便于后续动作电影上面更好的合作吧。

两大女角感觉挑选的不够,白冰还是喜欢她那种古典,特别是异族装扮的感觉,而且,她的动作很优美,适合跳舞多于武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突出花拳秀腿的说法呢?希望不是,她还是很卖力的,这个给她点赞了,因为我喜欢她,哈哈。。。

杨采妮嘛,老了,真的老了,也没有保养好。演技,不适合硬派,或许这也是她的一大特色。可能还是觉得她适合演纯情派,感情偏重一点的角色,类似干练的督察, 她还是欠缺的。

至于其它,就不做过多点说,我不喜欢剧透。饭后乱点,不喜勿喷!

 

对待生活,哈姆里特提出一个永恒的问题:活着还是死亡。
  对待人生,《大话》给出两条出路:叛逆或者超越。
  人是能够思考的动物,能够思考免不了要想些问题。虽然米兰昆德拉说过“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人还是要思考,就算不去想高深的哲学问题,总要想想自己的生活如何过,自己当前的生活自己是否满意等,这些最基本的生活问题。
  问题就出在要想这件事情上,想了想,就有了想法:唐僧就要去西天取真经,孙悟空就开始不满罗里罗嗦的唐僧,牛魔王就有了婚外恋,紫霞就连神仙也不作去找自己的意中人……假如,他们都不想,就不会有着样的问题出现,世界就会安安静静。可有思想总是要想,这是思想能力的本性。
  想了,就会干,行动有两种一种叫叛逆,一种叫超越。叛逆就是破坏目前的状态,但想要达到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却不知道,总之只是破坏。超越就是想通了,不再去想,再次回归平静。当然,叛逆也有可能叛的不再想叛,也回归到一种平静,但这种平静不是一种真正的平静,当精力旺盛时还会再叛。《大话》中首先起来叛逆的孙悟空,因为他最聪明,最喜欢想,想了想,他很不满意就自己的现状,他还有很强的行动能力,于是就要造反,他第一要打倒的对象就是他的师父唐僧,他给他的罪名是说话象苍蝇嗡嗡嗡!其实就是唐僧说话不嗡嗡嗡,他还是要打倒他的,问题的根源在于唐僧是一个他看不起的管理他的领导,再说他还有自己的打算,就是把唐僧送给牛魔王给自己换老婆,可这样一个理由连他自己好像都觉得有些说不出口,所以他给天下神佛说,他造反的原因是因为唐僧说话嗡嗡嗡。
  他一行动,马上产生连锁反应,天下的神佛都开始想他和唐僧的事情。“欺师灭祖,要杀师父,要是天下人都象他一样这还了得!”这是处于统治地位的统治阶级的统一看法,于是天下神佛的最杰出的代表——观世音菩萨就出来主持公道了,如果事情到这里结束,就变成了一个造反被镇压的简单故事了,虽然大多数能力不说特强的造反者都是这样的结局。
  可就在孙悟空就要被镇压的时候,正在被孙悟空打倒的唐僧,出现了,他要用超越了世间普通见识的大智慧打倒孙悟空了!他向观世音大士提出了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方案:用自己的生命换正准备打倒自己的孙悟空的生命。这时事情的发展结局早在他的意料中了,他的这个方案有一石三鸟的妙用,一:他没有求观音直接放了孙悟空,而是承认悟空想杀自己的确是死罪,这就在价值观上保持了和观音的一至,不会引起观音的不满;二:他料想到这个方案不会被观音接受,因为观音不会用他这个代表着世间一切优秀品质的师父的生命去换一个罪大恶极的造反的徒弟的生命,如果这样满天神佛都会怪罪这个执行人的,但观音也会放悟空一马,因为作为罪直接的受害者,他都这样做了,其他人怎么还能坚持不变呢,所以他知道观音会来个折中,给孙悟空一次重生的机会,以观后效。三:他要让一个失去了超能力的孙悟空在人世间经历爱恨情仇,最终消除叛逆的根源——“爱憎”,而达到对生活的超越,再回复神力帮助自己完成事业。
  于是孙悟空变成了至尊宝。至尊宝虽然聪明,但他想的多,却因能力有限,能够实现的少。追求总不能实现,所以尊重宝痛苦无比,这是的他,叛逆造反是没有出路的,因为一个法力再小的妖精都能想掐死一只蚂蚁一样镇压他的造反。于是他在他的山寨中疯疯癫癫的混日子,如果就这样总老一生,相信他疯癫够了,也能平静。可树欲静而风不止。谁叫他以前曾经风光过,谁叫他还是找到唐僧的一把钥匙,所以他注定不能平静,他将永远活在唐僧的掌握中。他要么永世痛苦,要么和唐僧一样超越生活。
  与孙悟空从叛逆走向超越不同,唐僧一出现就是以一个超越了生活的姿态出现的。他看破了世间的名利,红尘的情仇,他为了一个永恒的使命——解救全人类而奋斗。可全人类永远不能被彻底解放,这是佛祖说得,佛祖说众生因为自己的业力所致,所以不能完全解脱,这是连佛也没办法的事情。唐僧也就永远为之奋斗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不朽的,所以他是不死的。正因为他不死,以至于妖精们以为吃了他的肉就能长生,看了妖精都没有理解唐僧肉这个暗喻!
  在生活中轮回,在轮回中生活。还是跳出轮回,实现飞跃。这也是一个问题,一个二选一的选择题目。轮回中有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可都很短暂。超越中存在永恒,但无欲无求。
  选什么?
  不选行吗?
  只要会思想,就在不知不觉中选择着,思考着。

 

爱一个人可以超越时空,憎一个人同样可以超越时空。在《大话》中有各式各样的憎,大家相互仇恨,彼此仇杀,有的为利,有的为仇,有的为情,有的还什么都不为,可怕之极!《楞严经》里说“异见成憎,同想成爱”。想必憎的根源就是因为意见不统一,却想统一,不能达到而生出的一种主观情感。
   《大话》中典型的是春三十娘和她的师妹白晶晶之间无休止的,超越时空的相互憎恨斗争。他们两个关系有些象许多国家中的两派,在没有外部敌人的时候,自己都得死去活来,来了外部敌人却能团结一时,共同对外。虽然《大话》中没有交代他们之间相互仇恨的起因,但她们之间的矛盾可以参看一些内战国家的原因,要么宗教教义之争,要么主义之争,总的来说就是“异见为憎”。
   爱与憎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感情,却都是烦恼的源泉,“远离世间,憎、爱二苦”是修道人的理想。有情世界里爱与憎是两种基本的情感,爱者欲使好,憎者欲是坏是人之常情。“爱憎分明”还是我们赞扬人的常用语。在有情世界里,有爱有憎,是因为有善有恶。在对事件的价值判断是产生爱与憎。是不是把判断的标准统一了就没有了人们彼此间的憎呢,事情好像并不这么简单。
   人与人之间如何产生憎呢?根源在贪。“贪”就是象得到自己不应该得到的东西。一个唐僧在跟前,一个人吃也是吃,两个人吃也是吃,如果春三十娘和白晶晶两个人不贪心,他们共同吃唐僧可能已经吃了,可他们都不是不贪心的人,因为如果他们不贪就不会想着去吃唐僧肉,若是想着吃了就是动了贪心,贪心若动怎么能止,当然还想着一个人独吞呢!这就是许多犯罪者为了得到更大利益经常要暗算同伙,干掉同伙的道理,这是他们的贪欲使然。
   人为什么会有贪欲?佛学上认为“贪”的根源则在于“我见”未断,以为“我”是真实的,恒常的,所以总想让这个“我”感觉舒服一点,活得好一点,更愉快一点,享受更多一点,让这个“我”多点名,多点利,……所以,未断“我见”的人,必定是有“贪”心的。
   可是要断绝“我见”,对我有情世界的绝大数人是不可能的。问题在于要有个原则和底线。就是“君子爱财,去之有道”,在处理和他人的关系上就是“己所不欲,勿施与人”!

 

孔子说过“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佛教中也认为人的慧根是有差异的。换成现在的话就是,人生而平等,权利上平等,但智商能力是有差异的。虽然马克思曾经认为哲学家和泥瓦工的差异是社会分工造成的,但他也说过,人和人的差异有时候要比人和猿的差异还要大。
   生下来是个天才,就是生而知之。这样的人有但是不多,整个人类几千年的历史可能也就那数百人而已。他们生来就肩负者某种使命,生命虽然辉煌,但自己似乎没有多少选择性,就像《大话》中的至尊宝,还有一种人,生来也是什么都不想的,借用孔子的话就叫“下愚”之人,在生命中随波逐流,来去一生,倒也简单。可介于他们两种人之间的人,上可以勉强作出点贡献,但却永远比不上天才,下比“下愚”之人有点思想,但生活却和他们差不多,就难免要痛苦了。就像柏拉图哲学中的看见了真理,却挣脱不了铁链的省悟者,或者鲁迅铁屋比喻中的觉醒者,打破不了铁屋,要在清醒中死亡。
   《大话》中的二当家,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要比其他人聪明,这表现的很明显,他就知道哑巴屁股扭来扭去说是来了个女人,而不是瞎子之辈想象的一个“长了痔疮的官兵”,他最先发现春三十娘和白晶晶是妖怪,这都证明了他要比其他人的智商高上许多,但是他发现了他却没有能力和办法制服他们,这是他的痛苦。他不想做一个普通的强盗,他有点追求,渴望点爱情,可不是神仙,没有天生的能力,所以只能被春三十娘看不起,虐待!他是二当家,可以在其他强盗面前当当领导,可是却要受到大当家的打击和指使,他无法跳出大当家的阴影。“腿上扎一刀,混身都是洞!”是他的人生写照,他总是追求看似能得到,但最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总是左右上下的受伤,这是他的痛苦!他在人间的无奈!
   他为何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呢?这是他的孽业!因为他是猪八戒的转世。猪八戒是总是充满了小聪明,总是爱占各种的小便宜,总是好像知道,却懒于想个明白。他转世自然要接受属于自己的果报。看来这辈子只有下定决心当好配角,才能在下辈子发愤图强!呵呵,这应该是这类人的经验总结。

 

假如你拥有神奇的月光宝盒,可以让时光可以倒流,回到从前,一切会发生变化吗?《大话西游》向你昭示:一切都不会发生变化,因果律是超越时空的!
  时间的存在是靠一切运动变化的先后次序向我们显现的,过去的就是已经发生过的,现在就是正在发生的,未来就是没有发生但将要发生的。佛教中的时间观念很复杂,历代辩论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佛祖认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有情世界,时间是存在的,在我们众生的生生死死,爱恨情仇的因果轮回中展示出来。
  在我们常人的观念中,时间是单向的,客观的,一点一滴的向前流淌,就像永远准时的时钟,客观而冰冷的向前,而且永不回头。所以我们常说“有钱难买后悔药”,好像有了后悔药,回到从前,那么过去的“错误”就可以避免,现在的生活就能够改变。即:我们相信时间的先后发生改变,就会改变结果。实际是这样吗?当然我们可以这样假设,却无法验证,因为直到爱因斯坦相对论已经确立的如今我们也无法回到过去。
  但《大话》直接就给我们了一个否定的回答,即使有象月光宝盒那样可以回到过去的宝物,你依然改变不了什么,世界不是由时间的先后而决定,而是因果逻辑主宰的世界。逻辑相对与时间具有先在性,这也是佛教的一个基本理论。众生因为心念的妄动,产生业力,然后在业力的带动下,进入轮回,轮回中按照“十二因缘”的规律,上演一幕幕悲喜话剧。
  《大话》中至尊宝为了救白晶晶使用月光宝盒,却不小心回到了500年前,开始了紫霞仙子的爱恨演出,最后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回到500前到底是为了干什么,白晶晶倒是说“我知道你回到500年前,不是为了来找我,真正要找的人是紫霞。”在月光宝盒的参与下,一切都是混乱的,先后已经没有了次序,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只是剧中人物的爱恨发展。但在这混乱的背后,因果的逻辑却不混乱,原因是:孙悟空因为辜负了白晶晶,背弃了深爱自己的紫霞,结果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补偿他曾经欠他们的,通俗的讲就是做的孽得到了报应。
  就像“5+7=12”是一个永恒的不变,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或者将来,它都要显现自己的结果。只不过看是在那一个时空中上演。只要有了“5+7”,那么结果“12”是如影相随。只要种下了因,那么果就要显现,也许在时空中会有先后,但结果不变。
  《大话》中设置一个能够穿梭时空的“月光宝盒”就是要说这个道理。那么怎么跳出去,怎么跳出“因果轮回”,佛教中有整套的办法,简单的说就是觉悟。《金刚经》中说“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认为时间是相对的,真正的时间,万年一念,一念万年,没有古今,没有去来。问题在于“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浅深”,世界是在我们的“情怀”,即我们意识“心”中体现,“心”变了,一切就都变了,并不需要一个虚幻的月光宝盒。